中国足球对这些父亲都做了些什么 让他们如此决绝

2017年08月21日10:41  体育专栏     我有话说

  没有人比他们对中国足球更加赤诚,甚至,女儿和儿子也要被注入足球的血液,期盼着,在未来某一天,孩子们可以烙上“国足”的名号。

  但爱得越深,恨得越深,无奈退役、留洋救国、怒骂死磕,他们用最极端的方式,维护着孩子的足球梦想,也保卫着内心的一方净土。

  女足美少女熊熙的爸爸怒了。

  在18号晚上全运会女足决赛中,广东女足0比1输给了上海女足。虽然分差不大,但赛后,广东女足美少女熊熙的爸爸熊伟新发了一条朋友圈,让比赛多了一丝尴尬的味道。

  在朋友圈,他是这样写的,“女儿很优秀,我爱你!但是,我对中国足球心淡,对中国足球心死!再见”、“这场球是熊熙最后一场比赛”、“她将退役上大学”、“不再踢了”。

  言语中,悲悯和愤怒显而易见。

  他们,是父亲,也是中国足球的赤子。

  1

  事情是这样的。

  长相甜美的熊熙水平一直不错,不但入选国家队,还在全运会U18预赛中一举成名。当时,熊熙在终场前用一记皮尔洛式的吊射,绝杀了山东女足。更因为性格开朗,甜美可爱,她也被球迷称为“中国女足第一美少女”。

  但这样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,在父亲口中陡然降落。

  降落的原因,根据熊伟新的说法是,本来就无人关注的女足姑娘,还遭到了广东足协的欠薪,承诺的奖金一直没到位,本来广东女足姑娘就不想参加这次决赛,但在教练的鼓励下,她们还是选择了顾全大局。

  但这,只是大环境下女足姑娘们的普遍情况而已。前不久央视做了一次关于全运会女足的采访,根据女足姑娘自己透露,她们的月薪最低时候只有300块。无人关注、拖薪欠薪、训练条件差等等客观条件的差强人意,注定让在中国踢球的女足姑娘们会走得很辛苦。

  2

  但我们仍然感动于这样一个故事,当一个父亲的梦想延续在女儿身上时,曾经这个梦想,灿烂过,闪光过。

  熊熙的足球梦从父亲熊伟新开始。

  天津电视台体育频道记者王津转发过一篇“体坛新视野”的文章,还原过熊伟新父女和足球的故事,这篇文章也得到了熊熙的转发。

  熊伟新的女足情结起源于1991年,那时,第一届女足世界杯在广州举行,熊伟新搞到了一张摄影记者证,把那届世界杯纪录了下来。而培养一名女足运动员,也成了他的梦想。

  熊伟新后来的三个女儿,分别出生在三个不同的世界杯年,1991、1999、2003。但大女儿和小女儿心不在此,早早了断了自己和足球的情缘。唯有身体条件最差的二女儿坚持了下来。

  刚开始,熊熙就被熊伟新送到了广州足球名宿赵达裕办的足球训练班,30多个孩子,只有熊熙是个女孩儿。熊伟新每天都会追着去学校看女儿训练,他认定,女儿一定是有天赋的。熊伟新做了个大胆的决定,让她转学到广州的足球名校,后乐园街小学。这个决定让家人炸了,他们住的越秀区是广州最好的学区之一。后来熊伟新还是很得意自己的决定的,“当时家人、别的家长和其他朋友都说我疯了,为了让女儿踢球,搬离这么好的学区。”

  但熊伟新和女儿对足球的情感,在当时完全不同。当被问到熊熙有没有抗拒踢球时,熊伟新毫不犹豫,“一点都没有抗拒,他对足球兴趣很大。”但熊熙给出了相反的答案,“小时候刚开始踢球的时候,我就一直认为,只是爸爸喜欢足球,所以让我也同样参与这个项目。当时我还特别不情愿,觉得男孩子的项目 爸爸非要让我参加,所以特别反感训练。”

  小时候熊伟新对女儿极其严厉,早晨不到6点,熊熙就要去学校训练,然后上课,放学跟男足训练,转学后,熊熙每天都要倒两趟公交才能到学校,头两天,奶奶不放心三年级的孙女,陪着她一起上学,被熊伟新骂了一顿。

  3

  更重要的是,熊伟新对足球有很前卫的认知。

  熊熙走红之后,有关她的采访和商业邀请,熊伟新大都很配合,他觉得,女足是需要被推广和关注的,就算有小男生在熊熙微博下面留言“花痴”,熊伟新也一笑而过,他当年,也曾喜欢女足第一美女韦海英,所以,这些小球迷的心态,他都是知道的。

  在之前接受记者采访时,父女“足球情”,变成了熊熙的使命,“我现在就有一种特别的使命感,想要替爸爸完成他年轻时候的梦想。我想要好好延续他的梦想,而且这也变成了我的梦想……”

  但梦想,在18号晚上全运会女足决赛结束之后,随着一条朋友圈的发布,也戛然而止了。如今,熊熙已经被上海体育学院录取,她未来的路,和绿茵场不会再有太多瓜葛了。

4

  4

  还记不记得,1998年,高仲勋对着《足球之夜》节目摄像头的绝望怒吼,“中国足球没戏了”。那场比赛,延边被主队重庆点球逆转。

  从此这句话便追随着高仲勋。他被媒体无数次问起“当时是怎么想的”。他的回答每每饱含怨愤,“不是点球的吹点球,不是手球的也吹点球。当时裁判站位很好,应该看得很清楚的,吹点球是成心整我们,就是不让我们赢,当时很生气就说了那句话,我真的很失望。”

高仲勋至今记得那位主裁的名字——王燕春。后来,王燕春因为“民愤”太大,被停哨一年。

  高仲勋至今记得那位主裁的名字——王燕春。后来,王燕春因为“民愤”太大,被停哨一年。

  退役后的高仲勋过得并不如意。延边州足协安排他到州体校上班,负责组建球队,每个月工资1000块。“让我组队,却没有经费。我开车到各地方选人,得自己出油钱,吃饭的钱也不给。”干了半年,高仲勋就走人了。2003年,高仲勋去一个韩国老板在昆明开的足球学校当教练,又遭遇欠薪。卷铺盖回老家那会儿,高仲勋找过几次延边州足协,希望给安排个工作。但领导不答应,发话说,“你不能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”

  高仲勋就再没有找过相关领导,一直赋闲在家。“我这人不太愿意求别人,说不出口。我不像别人,换个环境也能左右逢源。”

  但就是这么一个对中国足球绝望的硬汉,还是毅然将自己的两个宝贝儿子送给了中国足球。高仲勋说:“现在我的任务就是全力以赴带儿子,看儿子踢球。”

  他的大儿子,如今身在国家队的高准翼,之前接受采访时的一番话很好玩儿:“我弟弟12岁了,叫高铭翼,速度、力量、技术要比我好,我希望他继续踢前卫,将来有一天能同场竞技,我防他。他比我淘气,特喜欢玩游戏,我爸现在把打人的力气都用在我弟弟身上了。”

  高仲勋是个“愿意”和中国足球死磕到底的人,他不愿看着中国足球落难,见死不救,而又要倾其所有拯救中国足球。当被问到为何嘴上说着“中国足球没戏”,又要把孩子往坑里推时,高仲勋就说了一句话,“中国足球踢成这个样子,真的是不甘心啊。”

  5

  “我至少这两三年,张玉宁是不会回国的。谁都喜欢钱,我也喜欢钱。而且我老张现在也没什么钱,但是我培养我儿子花了这么多心血和成本,我还是想让他在欧洲成为更好的球员。”去年,张玉宁父亲张全成的表态多次出现在各大新闻版块上。

  不仅足协U23的政策和中超的“金元时代”没有打动张全成,他还带着张玉宁从荷甲前往更高阶的英超,然后又因劳工证办不下来而辗转德甲。从维特斯加盟有中资背景的西布朗,转会费高达900万欧。而值得注意的是,权威网站《转会市场》评估认为,张玉宁身价仅为70万欧。

  相比心猿意马要把张玉宁架回国的俱乐部,以及浑身戾气的球迷,张全成对中国足球简直一片赤诚。对儿子,张全成做出了能做的一切。

6

  6

  媒体曾报道说:作为温州苍南人,当年的张全成是一个很成功的外贸商人,同样也疯狂迷恋足球。

  “从儿子出生的那一刻起,我就想把他培养成为优秀的职业球员。”张玉宁父亲说,“其实我和大家一样,都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球迷,为中国足球呐喊过,流泪过。”

  在韩日世界杯期间,当五岁的张玉宁提出要去踢球时,张全成决定举家迁往上海进行足球训练。

  带着不疯魔不成活的偏执,张全成放弃了自己的外贸生意,把儿子的足球事业当成主业来抓。

  张全成在陪伴他的同时,在上海开始了买房大业,先在儿子就读的浦东菊园实验小学附近买了两套。恰巧,2003年因为非典的原因,张全成在老家的工厂无法开工,手里握着现金无处用的他开始在上海买买买,从2002年到2008年,张全成在还未开始限购的上海买了八套房子,总面积1500平方米。

  “儿子和我互相成全,或许都是命中注定。”在谈到自己的投资眼光时,张全成淡淡地说。

  为了支持孩子踢球,张全成2010年又卖掉了总面积1500平方米的八套房子。当年上海商品房的均价是21000多元,现在是多少钱我都不敢查价格。更何况,这八套房子里面内含江景房和学区房。

  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:张全成在近十五年内仅仅是出于热爱,就误打误撞地先后投资了国内两个超高回报率的热门产业——房地产业和足球产业。

  7

  张全成很早就致力于将孩子送到国外踢球。他诱使儿子适应西方饮食,高薪聘请英语家教。张玉宁在初中时就已经通过了英语四级的口试。

  据上海国脚蔡慧康的外公、张玉宁的启蒙教练康信德透露:张玉宁从小到大基本都跟大两岁的孩子踢球。其父从小让他吃牛肉,喝蛋白粉,生活比较规律,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。这样的身体条件显然会比普通中国少年好得多。

  也正因此,足坛炮手郝海东根据个人经验,质疑张玉宁改了年龄,“我儿子97年的,他也是97年的,但是你们看一下,19岁的孩子身体能有这么壮?”

  张玉宁父亲则愤怒回应道:“无论球迷怎么抨击我们都应该接受,现如今曾经的足球人这么污蔑中国足球,诋毁足球苗子,让他们摸着良心说话:不然会遭报应的!”

  为了让儿子走上中国足球这条非比寻常的路,张全成倾其所有,豪赌一生。

  8

  在足球这种极致的高投入、低回报,甚至无回报的项目里,和张全成相比,熊伟新和高仲勋抵抗风险的能力显然有些差距,他们没办法一怒之下,把女儿、儿子送到国外,让他们继续自己的梦想,最多,足球只能当作孩子青春的一部分,以后生命里的美好回忆,来作为纪念。

  但毫无疑问,张全成、熊伟新、高仲勋他们都做到了能做的一切,为了孩子,也为了自己。没有人比他们对中国足球更赤诚的了,但爱得越深,恨得越深,退役、出国、死磕,他们用最极端的方式,维护着孩子的足球梦想,也保卫着内心的一方净土。

  (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立场。)

文章关键词:熊熙中国足球张玉宁张全成

分享到:
保存  |  打印  |  关闭